论作业狗

主混凹凸
雷安 卡埃 瑞金 不拆不逆
其他随意
︿( ̄︶ ̄)︿
谁拆谁逆……
别扯上我就行:)
享乐主义者说的就是我❥(ゝω・✿ฺ)

以上,欢迎勾搭~~

梗的

前篇→0 01-03(卡埃篇) 04-06(雷安佩帕主场) 07-09(瑞金、凯柠)


(。・ω・。)银幻

设定已交往

有原创人物


ok的话请ヾ(๑╹◡╹)ノ"

——



10


午夜——

【人界】



被约束的白日结束,宣告着自由的夜晚到来。

街市总是格外喧闹,尤其是在这儿。

加班到深夜的人们为了堆积了一天的怨恨,总是喜欢到小巷尽头那些连名号都没挂全的小酒吧发泄。

你是他们的一员吗?

 

“哈哈哈哈哈——”

“你**还在那工作!要是老子早就受不了了!”

“*****!当初就不该的!”

“所以说那狗东西怎么不去死啊!”

……

零七八杂的玻璃酒瓶撞击在一起不断发出声响,根本上不了台面的小酒吧内只有那些老酒客在互相嘲讽。

可惜,梁甘霖并不是他们的一员。

她不过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有幸被一所高中录取当一名光荣的螺丝钉,去哺育祖国未来的花朵,她也很无奈啊。

想来庆祝一下自己不用像去挤菜市场一样去求工作,结果被某个喝醉了的醉汉错拉到这儿。好的吧,将就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可是能不能麻烦这儿环境再好点,老板再好看一点,服务态度再棒一点,酒杯再干净一点!

这真的不是在挑剔啊!

梁甘霖看着上有一层漂浮着的诡异油渍的酒,那可爱的青绿色不经让她想起某种长在角落的植物。

希望不是滑腻腻的。

梁甘霖苦中作乐道。

她已经不想再庆祝什么找到工作了,没被逼着喝这种酒就已经很棒了,至于她现在还坐在这的原因无非就是这里完全不卡的WiFi。

梁甘霖偷偷瞄一眼老板,他的手里拿着罐罐装啤酒,涨红还反光的圆头顶着可笑的地中海,硕大的啤酒肚随着老板的动作一起一伏,看上去倒是蛮像涨潮,关键是,够大。

开酒店完全就是因为自己想喝吧。梁甘霖忍不住,有些嫌弃。

无意中瞟到了时间,梁甘霖决定还是回家睡觉而不是在这儿浪费不多的休息时间。

这样想着,梁甘霖提上小包,离开。

 

夏季的夜晚总是要冷上个十几度,所以当你走在小巷里被时不时吹过的夜风吹到起鸡皮疙瘩也是常有的事。

这条小巷非常容易迷路,大半个城市的小道几乎全堆在这里,错综复杂的路除非是本地人,否则就算是有导航也绝对走不出去。

灯光也不足,三个路灯有两个是坏的,剩下的一个还会突然熄灭,再趁你不注意时猛地亮起,几只蛾扑闪着米黄的翅膀时不时拍打一下玻璃灯罩,那光已经微弱到连它们的翅膀也伤害不了,跟别说来照路了。

梁甘霖抱着胳膊膀,使劲搓着,企图靠动能转热能来取暖。

“教科书其实是骗人的吧!”

搓了半天还不见效,梁甘霖开口抱怨。

显然,教科书就是骗人的。

或许是心理作用,一两里的小巷感觉格外的长。

梁甘霖不以为然,她不常走这条路,就算只是一两里她也不熟悉,当然会觉得长,若是她熟,即使有十几里路也不会感觉有多长。

说白就是主观思想。

梁甘霖耸耸肩,并不放在心上。

又是一阵风吹过——

与先前那些真·透心凉心飞扬且缓长的微风不同,是那种能把你裙子掀起的狂风(如果你穿了的话),短暂又快速,让人不得不眯上眼,防止沙尘入眼。

梁甘霖是人,所以当然会眯眼,可她宁愿不是人。

浓稠的白雾几乎让梁甘霖看不清前方,她迷茫地在原地转了一圈,科学根本无法解释这个一场风后就突然到来的雾好吗!

“挲挲——”

树叶摩擦树叶的声音响起——这附近分明没树!梁甘霖记得清楚。

随之是股芳香,甜而不腻,香而不过,像极了梅花的味道。(没闻过不清楚_(:3」∠)_ 反正是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盛夏都还未结束哪来的梅花!

 

“你走错了路了吗?”

雾突地散开一块,以白为主调的油纸伞微微转动,上面画着栩栩如生的梅花,纸伞下的青年面貌清秀,鼻梁上架着个圆框眼镜,更显其温润儒雅,青年挂着友好的笑,问道。

明明是如此青年,梁甘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总有双眼睛盯着她,明明是从青年这边看过来的,但确实不是他。

这莫名不对头的思绪扰乱着她,再加上着难以解释的现象,梁甘霖一时有些脑子短路,她僵硬的点点头,道:“嗯,能告诉我,向圣大道怎么走吗?”

青年突然一笑,说道:“向圣大道?你转身走百步便是。”

“谢谢。”梁甘霖赶紧道谢,也不及想那些不对劲的地方。

梁甘霖照青年指示,还走不到两步,青年又叫住她:“下次别再走错了,不然就回不去了。”

梁甘霖身子一僵,后背已有一层密密的细汗,直觉告诉她青年没有说谎,再次道谢后便赶紧离开,不想再停留多一秒。

 

“为什么拦我?”

浑厚的男音从青年声后传来,青年给男人让开了路,他笑道:“抱歉啦银爵,因为不管怎么看她都是误入啊,就觉得先拦住你比较好。”

银爵心神一动,臂膀粗的黑色锁链便被收起,“没有下次。”

紫堂幻哪不知银爵的脾气,知道他这样说多半是消气了,他笑道:“好好好,没有下次。”

“加强结界。”

紫堂幻收起油纸伞,梅花香顿时消散,他道:“当然,谁叫这段时间快到了,不过话说凯莉推荐的伞还真是装得一手好*啊!”

“……”银爵默默把想说的“没有攻防作用”吞咽回肚。

你开心就好。

天大地大,老婆开心最大。

 








梁甘霖

良甘霖

甘霖良

(滑稽

皮这一下我很开心

热度(3)

© 论作业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