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作业狗

主混凹凸
雷安 卡埃 瑞金 不拆不逆
其他随意
︿( ̄︶ ̄)︿
谁拆谁逆……
别扯上我就行:)
享乐主义者说的就是我❥(ゝω・✿ฺ)

以上,欢迎勾搭~~

梗的

全称:梗什么的不存在的(够了是我懒行不行

前篇→0 01-03(卡埃篇) _04-06(雷安佩帕主场)


嗯,依旧有打斗

妈耶,打完后才发现ooc了

感觉我没救了

不行,虽然瑞金是真的好,不过一动笔就呵呵哒了

叫我文渣就好




“一起来玩儿呀~”





07

时间倒回白日——

 

【蓝黑】

 

“格瑞!”

金兴奋地招手,在蓝黑待久了未免会有些孤独,常有熟人(?)来看自己也是件好事。

“格瑞!”

金朝着格瑞扑过去。

格瑞显然没有想到金会突然扑过来,稳稳接住金,格瑞叹口气,“笨蛋。”

“嘿嘿~”金在格瑞怀里蹭了两下,“我才不笨!格瑞明明就会接住我!”

“笨蛋。”格瑞松开金,“走吧。”

金结结实实地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从地上爬起,揉着被磕到的头,金嘟着嘴抱怨道:“格瑞你怎么突然松手啊......”

格瑞看着金,再次道:“....走吧。”

“好~”

 

当金收到格瑞的信息时其实是非常吃惊的,虽然格瑞每周都会来看自己,不过今天可是工作日,就算金真的非常希望格瑞每天都在自己身边,但他也知道格瑞的工作并不轻松。

默默跟在格瑞后面,金终于按捺不住那该死的求知欲,开口问道:“格瑞你是有什么事吗?”不过金觉得格瑞不会告诉他。

格瑞回头看了金一眼,“跟上。”

“好~”金瞟了格瑞几眼,看吧,果然。

就在金以为格瑞不会说时,格瑞突然道:“我要去 贪欲之林① 找个东西,顺便来看你。要一起吗?”

谁不知道 堕灭天域② 跟贪欲之林相隔十万八千里?

简直就是一个在北一个在南。金想。

金傻兮兮地笑着:“好~”

格瑞伸手摸了摸稍卷的金毛,“......笨蛋。”

不,其实格瑞真正想说的是:我可以太阳你吗?

 

就在金天真的以为他可以和格瑞(只有他们俩)一起走一天时,格瑞掏出一块奶白色的石块,拉上金,念叨了几句,两人同时被石块折射出的光包裹,金眯着眼心想:我竟然忘了还有 传送石③ 这种东西......

妈了个八字。

其实如果没有传送石,格瑞也会来找金,只不过不会出现在金面前,对,就是视奸,就是偷看,这种事格瑞没少干过,说没有经验那是假的。

格瑞其实非常想和金一直在一起,只不过这次的任务有些紧急,所以格瑞觉得吃一下豆腐也是可以的。

 

眨眼间,他们便一起出现在贪欲之林。

不过格瑞可没有放手的意思,牵着金,唤出烈斩,把金护在身后,然后为金开路。

金也启动了矢量箭头,装作好奇地看着这片森林,努力不让自己注意他们相连的手,如果有一面镜子,金相信他绝对可以可以看见满脸通红的自己。

然后金真的就被这森林吸引了。

虽说这里叫“贪欲”,但却是非常美丽的森林,只不过这里也有一种独特的生物——魔物,它们是由人类和魔族的欲望产生的,因此命名。由于魔物,森林生长的趋势也不同,更是出现了不同层次的异变。

但还是很好看啊。身在蓝黑却从未来过这儿的金打量着森林,时不时问格瑞几个问题,而格瑞也十分有耐心地回答金这些看《植物全解》就能了解的问题。

“格瑞格瑞,这个是什么啊?”

“夺灵花,别靠太近,这种花会让人出现短暂的幻觉。”

金顿时停住了想要上前的脚步。

“那这个呢,格瑞~”

“双笙竹,情侣专用。”

金拍了一下自己伸手想去摘的爪子。

……

 

“吼————”

震耳欲聋的兽叫不禁让金皱眉,金问道:“那是什么魔物啊?格瑞。”

格瑞面不改色,终于松开了金的手,拿着烈斩舞了个花,“不知道,每一只魔物都不同,所以我们也不会浪费时间去给它们命名。躲好来金,我找的就是这个。”

“那格瑞要小心点!”金只能这样说道,既然这是格瑞的猎物那金就不能去帮忙或是其他什么的,这是不能打破的狩魔规则。金相信格瑞是非常强大的,当然金也知道自己很强,所以他要保护自己,不能让格瑞担心。


——————


①贪欲之林:蓝黑的北方

②堕灭天域:蓝黑的南方

③传送石:只要付出相应的精神力,念出你想去的地方的咒,便可到达。

 




08

格瑞,有紧急任务,蓝黑出现了一头巨型魔物,杀伤力极大,可能会跑到人界,杀。丹尼尔

 

明白。

 

魔物周身环绕着黑色的火焰,所到之处均被火焰燃烧干净,徒剩灰溜溜的碳土,不管是被魔物烧净的地方还是那魔物本身,都有一股腐臭味,诡异至极。

格瑞在烈斩上加了一层保护膜,他斩杀的魔物少说也有上万,如此奇怪的魔物他确实是头一回见,但他可不想在这花费太多精力,他只要送去凯莉那就行了。

“所见皆可斩!”

烈斩在他说完话后便开始变大,一层又一层,一圈又一圈...

终于,烈斩大到可以直劈那魔物,格瑞发力,盯着那不知死活的魔物,漠然道:“斩。”

对于这种连名字都没有的东西,格瑞可同情不起来,连存在的意义都没有,那为何还要立足于世!

巨大的烈斩应声劈下,将那魔物硬硬生劈成两半。

 

真不愧是格瑞!

金弓着身子,蹲在一棵高树上,繁多的枝叶恰好可以把金藏得严实,他也可以从这个角度看到格瑞,简直就是一举双得!

金给自己点了个赞。

 

“吼——”

魔物还未死透,在怒吼声下,它的身体竟合二为一!黑焰也在魔物周围更加汹涌,仿佛发泄着自己的愤怒。

格瑞有些意外,一只魔物还能自己恢复身体,难道不稀奇吗?冷笑一声,格瑞道:“斩尽天下。”

烈斩再次劈下,只不过比起第一次的试探居多,这一回是毫无忌惮的屠杀占多数——这种愚蠢的魔物还不值得他认真——既然一下死不了,那便给予你更多的裂痕!让你足以死无全尸!

烈斩被淡淡的绿光所包裹,在格瑞的操控下,烈斩快得几乎不见刀身,几百年的历练已将他的刀法磨打得快速而又准确。绿光之下,格瑞冷静到不可思议的脸杀意显露。

“吼!”

魔物不甘地蠕动着它庞大且破烂的躯体,它不敢相信这个它一脚就能踩死的渺小物种会给它带来如此痛苦的体验!

格瑞轻皱着眉,说实话,那吼声的确令人燥烦,相信不会有谁会喜欢那种噪音吧。

紧握住烈斩,格瑞挥刀的速度猛的加快。

 

“吼!”

金不适的抓住一根树枝,“哇,好吵。不过格瑞怎么又快了啊。”金低喃道,虽是这样说,但金依旧锁定着格瑞的身影。

 

轰!

一声巨响象征魔物的倒下。

格瑞在魔物身上割下一块碎肉,收起烈斩,格瑞说了一串咒语,碎肉便消失在原处。

“格瑞!”

金跑向格瑞,好奇道:“格瑞你刚刚在干什么啊?”

“送凯莉些小东西。”

“哦——”

格瑞重新牵起金的手,“回去吧。”

 

 

09

唰!

一团黑色的不明物体在绿光的包裹下突然出现在凯莉的面前,吓了凯莉一跳。关键是那养眼的绿色。

凯莉把头移后了一点,啧啧两声:“想不到格瑞那家伙还会送东西给我们,要看看吗小柠檬~”

安莉洁正无聊的把玩着一根用冰做成的树枝,点头道:“好。”

凯莉听后用手指搓破了绿光,等待下文。

#我是格瑞,在蓝黑发现奇怪魔物,像是被什么附体,浑身带有黑火,黑火有一定能力会修复,很弱,没有记录。#

“好臭啊——”凯莉捏着那块肉,不满,“怎么什么东西都送到我们这儿啊,搞得像收破烂的一样。”

安莉洁扯嘴,算是默认。

 

“那是什么魔物啊格瑞,我在蓝黑待了几百年了都没见过那样的魔物欸...”金时不时回头,他有些在意那头魔物。

“不知道。”格瑞道,“快夕阳了,赶紧走。”

“哦...”

 

对于格瑞,金的内心其实是非常复杂的。

不说别的,光是一点就让金手足无措——话少。

你看哈,之前话题基本上都是金提出来的,然后聊不到五句就会再次陷入沉静。

先不管金是因为不懂怎么表达自己情绪所以只好像是对待普通朋友一样对待格瑞,好的吧,他只会黏格瑞。

……勉强定义为最好的朋友。

然而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跟格瑞聊不起来,聊!不!起!来!

你知道事情有多严重吗!

金作为一个话痨,没有一个好的话题就没有一个好的开端,没有一个好的开端就没有一个好的结尾,没有一个好的结尾就没有一个好的印象,没有一个好的印象就没有“下一次再一起聊天吧”,没有“下一次再一起聊天吧”就没有“一起来玩儿呀~”,没有“一起来玩儿呀~”就没有一起友好的发展,然后友好的约会,然后友好的订酒店接着嘿!嘿!嘿!

你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后果就是!金依旧是格瑞的朋!友!

**嗝儿瑞求您说句话!

系统提示(假的:嗝儿瑞并没有听见您的呼叫并且牵着您的手继续走。

金:摔!

 

黑色的肉一次又一次的被抛起,也在空中停留了一次又一次。

“给我,”安莉洁眼睛死死盯着凯莉手上的肉,“凯莉。”

“长时间放置会导致硬化,哈哈,简直就像是在开玩笑,跟橡皮泥一样。”凯莉笑道。

“给我。”

“不过手感不太好啊。”

“给我。”

凯莉悄咪咪地移开眼,“话说格瑞是在蓝黑发现的啊?我赌五毛不亲自过来是因为和金黏在一起,有雅兴。”

“啧”安莉洁摸出小刀,“给我。”

凯莉一抖,震惊地看着安莉洁:“你刚刚是不是‘啧’了!”

“最后一次,给我。”

 

“叮铃铃——”

得、得救了!

凯莉赶紧坐好,挂着商业微笑道:

“欢迎光临 魔女之家 ——”

“我是魔女凯莉,而她是我的搭档,圣女安莉洁。”

“那么——”

“你们想知道些什么呢?”

 









她怎么可能告诉安莉洁:一旦安莉洁开刀就有可能一天不理她,绝对不是在吃醋,不是。

热度(7)

© 论作业狗 | Powered by LOFTER